职场生涯

职场生涯、人生职业生涯规划等话题的讨论与交流。


    长株潭“绿心”微调研(图)

    分享

    Admin
    Admin

    帖子数 : 642
    注册日期 : 12-03-23

    长株潭“绿心”微调研(图)

    帖子  Admin 于 周二 五月 22, 2012 1:06 am


    点击浏览本期湖湘地理电子杂志》》》
    撰文/张湘辉 摄影/朱辉峰
    环保调研队伍在长株潭各发放了50份调查问卷,调查中,76%的人“不知道”绿心。25%的人希望公园景区的门票在10元以内,其余的人希望免费。
    5月16日,株洲九郎山九郎寺。修建株洲九郎寺停车场被铲平的山脊,如今又种上了树木。
    5月16日,株洲市荷塘区仙庾村,该村地处仙庾岭脚下,良好的生态环境为当地带来一定收入,郭福林家的农家乐是他家庭收入的重要要来源。
    为了“独立”,长沙、湘潭一群环保志愿者没有找政府机构与企业赞助,自由召集,全部自费。
    昭山。九郎山。石燕湖。圭塘河。仙女湖。五一水库。仙人造。浏阳河。2012年3-5月,完成第一次民间“绿心”调研。
    “绿心”,它是一颗什么样的心?
    昭山。九郎山。石燕湖。圭塘河。仙女湖。五一水库。仙人造。浏阳河。
    在刚过去的三个月里,这些地名占据了一群环保志愿者的日程。
    此前陌生的“绿心”,在几千张照片里具体起来。
    这是一颗有点破碎的心。
    志愿者调研:“镜头抬高,便是一幅很美的风光照;镜头压低,便是一幅心碎的环境照”
    “昭山是绿心核心中的核心,还有潇湘八景的"山市晴岚",我以为肯定很好,结果……”,志愿者刘东是长沙卫校的老师,队伍骨干之一,用他一贯开朗夸张的表情,表达了失望。
    那是3月12日,植树节,志愿者第一站就选择了昭山。雾气浓重,站在山顶望不到遥远,但足够看得见山脚已被建筑密密包围,也看得见忙碌的砂场。就在“昭山风景名胜区”的石碑旁,湖南农大的志愿者周晓明带着学生手持噪声测定仪,数值一直在75-90间波动,而绿心的总规划中规定,核心区分贝值得控制在55以下。
    收门票处,贴有绿心的宣传牌。5月16日再去昭山,已被大风吹走。志愿者们环昭山一圈,在当地居民的指点下,一一查证各项目所在地。山坡上湘潭六中搬迁后,已有房地产公司进驻,某铁门处虽然挂着风景区管理处的牌子,却已是地产公司的地盘,景点之一,黄兴母亲的墓地,也被锁在里面,不得见。大家颓然地在铁门外坐了一会。据2011年8月湖南省人大调研报告,昭山被侵占面积达1000亩。
    这种颓然感,在株洲九郎山也很明显。
    这一片位于株洲北郊的山林,面积甚大,林区10200亩,还有三市区最高峰洪武寨(海拔328米)。山中有两座大庙,山腰的上林寺,以及盘踞山顶的九郎寺。“绿心”调研一路走来,志愿者对于这些圈地修新庙有忧虑。昭山如此,九郎寺更刺眼。为了修庙,要修路,路修得很霸道,推土机推到山顶,削掉了一个小山头当停车场。而此后还有更多问题,在昭山观音寺外,到处飘扬垃圾袋,鞭炮也让志愿者担心火灾隐患。
    九郎山植被之差出乎预料,沿公路上山,灌木为主。寺后山坡,“被剃了头样”。为了植树,将原生的泡桐、小箭竹、山苍子砍了烧掉,再种上樟树。4月份志愿者抵达时,很多小樟树苗子都快死了,“山顶砂石为主,风大土薄,樟树不好活。植被不尽快恢复,水土流失就来了”。
    也位于“绿心”规划区的五一水库,已改名“云峰湖”,云峰湖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在路边安家。这个跟旁边不远处仙人造水库比,明显袖珍的水库,不宽的堤坝,安宁美好的样子。而更深探究,也找得到被砍光的坡地。
    “都要被开发了”。在云峰湖的规划报告中,是巨额的资金,各种名目。
    志愿者调研的范畴,偶尔会越过“绿心”规划图的界限,比如去到沩水源头,既看到原生山野的美好,也看到自由的溪流不久被沟渠化,以及采砂弄坏的河流。
    水源保护地也是“绿心”的组成部分,志愿者徒步了一段浏阳河沿岸,排污口、垃圾,晒鸭毛的,熬制潲水油的,“城乡结合部环境很危险”。在湖南农业大学校内的两口井边,他们遇到骑着电动车来打水的大爷,居然来自梨对岸的黎圫乡,“简直是不远万里来打水。他们的地下水都被污染,杉木村和东湖村的人都来这打水。农大绿化好,没有工厂,硕果仅存的井”。当然,还有大家熟悉的圭塘河,他们又从源头走起,“从石燕湖下来,不到五公里,就开始沟渠化,污水化。到植物园那块就稀糟的了。”
    山山水水,“绿心”掩映下,多有疮痍,等待拯救。一次都没缺席的志愿者张建伟(一文化公司负责人),曾这样形容调研所见:把镜头抬高一点,便是一幅很美的风光照;把镜头压低一点,便是一幅心碎的环境照。
    志愿者利用很多个周末走踏一遍,“想出一份独立的调查报告”。为了“独立”,他们没有找政府机构与企业赞助,自由召集,全部自费。
    【名词】长株潭绿心
    所谓“绿心”,就是通过植被和水体等自然要素,组成大面积公共开放空间,实现城市组团之间的过渡、缓冲与分隔,可以有效防止城市“摊大饼”和“城市病”的发生,已成为一种新的城市规划理念和新的城市结构模式。
    长株潭三市两两相距不足40公里,湘江串联,最适合组团式城市发展模式。
    “绿心”就在三市交会地区,面积约522km2,规划中分为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控制建设区。前二者占总面积89%。
    简言之,“绿心”是一颗钉在三市之间的绿楔子,在这超常规发展时期,留出多个生态廊道,有效阻止三市无序蔓延,大融城,也保持生物多样性,提供新鲜空气,兼具多种生态功能。
    “绿心”概念,1990年代湖南即已提出。2003年《长株潭城市群区域规划》正式行文。2011年8月,《长株潭生态绿心地区总体规划(2010-2030年)》获省政府批准。2012年《湖南省长株潭生态绿心保护条例》即将出台。
    可人们对绿心至今陌生。
    “他们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把芙蓉南路新省政府到暮云镇10公里的山头夷为平地”
    如果不是自己“长株潭”郊区一日游,关于“绿心”的想像终究虚幻。这三个城市已是多么接近。
    沿芙蓉南路往湘潭方向走,在莲河村地界,路边有一块高高的界牌,“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禁止开发区”,这里离长沙汽车南站约14公里,再往南6公里,就是绿心核心区昭山。这是第一块界牌,2011年4月份立起。牌子上湖南省政府的批准日期,为2011年8月。这是《长株潭生态绿心地区总体规划(2010-2030年)》被批准的时间。
    规划由湖南“两型办”负责,湖南城市学院做的规划。据知情人士称,第一版规划做出来,居然是个开发计划,这是他们的习惯使然。后来才改成保护规划。其实对这个规划,省人大依旧不够满意,“但是当时情况紧急,对绿心地带的侵蚀情况越来越严重,急着出台规划,就将就了”。关于“绿心”的立法工作正在进行,2012年就要出台。所有,似乎都在抢时间。
    昭山在长沙与湘潭的正中间。“禁止开发”界牌外,已是绵延不绝立起的房子,湖南省人大2011年做的“绿心”调研报告中这样描述:“他们只用了两年时间,把新省政府到暮云镇10公里青山绿坡,夷为平地。”据他们的不完全统计,“绿心”范畴内,在建与待建的项目,多达477项。
    而跨过界牌往昭山走,瞬间进入寻常农村。
    “山水画廊,魅力昭山”,这是昭山示范区的口号,进入此区域,确实神清气爽,可以打开车窗吹自然的风。有这样的对比,大致可以懵懂地感觉,为何要留住一颗“绿心”。
    那6公里的距离也挺“惊险”。若“绿心”保护再迟点,也许无绿可保。就在昭山往南不远处的易家湾镇,“长株潭大市场”虽略有凋敝,但也见证着当初再造一个新城,“一体化”融城的热情。株洲虽然多年与长沙“保持距离”,但在2008年建设的“云龙新城”,还是无限地接近了长沙。
    这位于长株潭三市交会处的“绿心”,就像一枚绿楔子,终于可以阻止下快速发展下融城的步子,形成一个生态屏障。
    这些屏障,主要依靠的是522平方公里中,原本的山脉,森林公园,风景区等。比如2000年开园的石燕湖景区,已自主地具备了绿心的基础。水质良好,植被森然。昭山虽是风景区,但已被紧紧包裹,体量狭窄。
    其实空间真的已不多。“绿心”地区的森林覆盖率39%,比湖南省平均水平低18个点(2011年数据43.2%)。5月16日,驱车逡巡其间,所能相遇的山不过那么几座,水库也不过那么几个。即使失望如九郎山,都是必须珍惜的宝贝。
    倒是从九郎山往东不远,株洲仙庾岭,给了我们惊喜。清净而繁茂。它是个敞开的绿地空间。并不大的水库,被取名“仙女湖”,进入湖边村子,是一个有序的,整洁的,明显被规划的,但是已经很自然的农家乐村。志愿者周晓明、左冲等人划皮划艇绕了一圈,发现沿湖没有排污口。全部农家乐加入餐饮协会,每个农家乐都有下水道,污水全部不排入湖中。
    继续往山中走,半山隐着一个仙庾古寺,那是一座历史可追溯到唐代的道观,如今,株洲市道教协会也设置在此。有栽种于1774年的樟树,寺后峡谷的幽深处,让人恍若回到岳麓山的清风峡。沿山道往山顶七层[url=http://www.eshow33.com>文昌塔销售站www.eshow33.com>走,望,都是绵延的山,植被看得出经过了休养生息,已渐入佳境。这不在“绿心”规划图中,边缘的一块绿地,倒最符合我们对“绿心”的想像。
    困境:种种共识远未达成,大部分人连“绿心”都不曾听说
    昭山村昭山组的26户人家,就住在景区入口处,紧靠在江边山脚。自己种着菜,停车场边上蟠桃累累地结着,挂着牌子提醒游客不要随意摘食。开农家乐的张阿姨,嫁到村子已经45年,她记得过苦日子的时候,昭山的树都被砍光了,1981年开始栽树。择着空心菜,等待给游客弄午餐,原本平静的日子,被门口贴着的一纸公告弄乱了心。
    那是一张拆迁公告。写的是,为绿心的“提质改造”建设工程。张阿姨对家园留恋不舍,她直言自己被赶走,是让某些人得利。“搞旅游开发还是可以的,但如果不赔偿我们一人四五十万,我是不会搬的”。
    昭山的提质工程已经开始。在“绿心”右角落里1500亩的云峰湖(五一水库),其规划中,亦多是高尔夫练习场、产权式别墅等“高尚”项目。九郎山、仙人造核心区亦都有巨额项目。其磅礴的设想,都让人略微心惊胆战。
    大家最担心的莫过于,“绿心”受到重视后,各个重点区以保护绿心为名,拿到大量资金,大搞打造建设,最终成为面目全非的“绿心”。昭山目前就是如此趋势。核心景区内,为“提质”,项目扩建规划面积为2700亩,道路、民俗街、植物造景、修昭王亭与山市晴岚阁等等。外边,江苏投资的“昭山晴岚”,100亿资金打造的体育休闲、马术俱乐部、酒店、欧洲文化街,可以想像怎样的未来。
    另一个让人“无语”的现象是,很多绿心景区都忙着打造“城市花园”。云峰湖的项目建议书上,“四湾四园”,就预备建成桃、桂、梅、竹主题园。这是一贯的思路。沩水源头亦如此,湘潭环保联合会的志愿者毛建伟走完“绿心”,看到众多毁原生林而种植外来树种,直感叹,大自然是最好的规划师,看似杂乱无章,其实乱而有序。“我们要着重强调对绿心的野生山林和山塘湖泊水面的保护。对自然侵犯最少的规划就是最好的规划。”
    种种共识都尚未形成。不止是如何保护“绿心”层面,甚至在要不要保护“绿心”层面。
    在昭山渡口,骑着电动车等着过渡去江对面的齐大叔,虽然实在想不出开发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不开发住着舒服些,但依旧觉得“当然开发好,经济会好些”。面对着邻居长沙暮云镇一年6个亿的财政收入,只有0.3个亿的昭山不乐意可以想像。在GDP的评判下,基层干部不热衷保护“绿心”,也是客观情况。“一亩竹林,一年生态补偿10块钱,还不够一根竹子的价格”,这属于农民的怨言。
    一边是基层干部“不热衷”,一边是开发商“挖空心思,都瞄准了绿心”,一边是绝大多数普通市民连“绿心”这个词语都不曾听说,一边是政府砸下诸多资金政策……这就是“绿心”的现状。
    “人不能只活在水泥里,还需要绿地,绿心才能长久呼吸,因此我们每人都应参与保护绿心,破坏了就太可惜了!”这也是志愿者们组织调研的初衷。
    湖南省财政厅正在制定新的生态补偿标准。九郎山等正在申报省级森林公园,绿心保护区内的项目清理也在三市进行。“长沙市初步审核了154个项目,有152个符合绿心规划要求,有2个项目与绿心规划局部不一致,目前已调整或正在审查中”。株洲已暂停绿心地区项目审批,湘潭市也否决了一些项目建设。
    一些事情,即使充满博弈,都在推进。可即使保护下绿心,还有门票之争。
    石燕湖门口,已换上“绿心石燕湖”的宣传。非周末的下午四点,人少,沿着湖边车道往里溯,水色幽绿。走到尾端,往湘潭岭走,过去不远就是湘潭。志愿者对其80元的门票颇有意见,公园内的宾馆等建筑也甚“刺眼”。“这原本应该是公共绿地,不能打着绿心的口号,最后给富人留下完好绿地”。在他们的问卷中,居民们只能接受10元以下的“绿心”门票价格,大多认为应免费开放。
    当“绿心”这个词语愈来愈频繁出现在公众眼前时,也许种种困境,才将慢慢蹚出。
    【发声】刘帅:要警惕打着保护绿心、提质改造的幌子搞破坏
    湖南省人大环资委办公室副主任
    关于绿心,国家层面还没有这个说法。但很多区域早已有此规划,但现实是,很多地方的绿心规划,依旧偏向开发角度,最终变成破坏。不提绿心还好,一提就完蛋了,各种开发全来了。现在长株潭绿心也有这个趋势。绿心中的几个地方,高档体育休闲项目、打造氧吧,提质改造,种种都是变相开发。
    “原生态保护才是最好的保护”。比如沩水源头密印寺边新开发千手观音铜像景区,将半边沩山建成城市花坛状,极不协调。“提质改造”这个事情值得警惕,打着保护的牌子搞开发,用各种名目,重新建设一遍,与绿心保护,与保护生物多样性,都背道而驰。昭山的提质改造计划四五十个亿的投入,生态只能修复,怎么能提质改造?搞成城市花园是最毁灭的。
    而且绿心应该是共享的公共资源,是原生态的绿色空间,不应该是一个个城市花园,而且是被圈起来的,昂贵的公园,成为富人的后花园。
    借鉴
    荷兰兰斯塔德与绿心
    关于绿心,在湖南省两型办规划局副局长卢庆沙心中最大的梦想是,一片维也纳森林。就如同湘江的莱茵河之梦。维也纳森林是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城市边缘森林,有着900年历史的皇家猎场。虽然在二战中毁坏严重,即使是最最苦的日子,人们也不曾去向森林过分索取,因此得以有今日梦幻。
    我们即使有这样的梦想,但对长株潭绿心最有借鉴意义的,是类似于荷兰兰斯塔德的绿心。东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王建国与王晓俊博士曾研究过这荷兰西部城市群开放空间的保护与利用。
    兰斯塔德地区,集中了荷兰超过50%的人口,包括阿姆斯特丹、海牙、鹿特丹3个大城市,乌特勒支、哈勒姆、莱登3个中等城市以及众多小城市,各城市之间的距离只有10-20公里,其实也是顶着压力,通过规划保护下一块400平方公里的绿心,用这巨大的公共绿色空间,有效防止了各个城市的合并,形成大、中、小城市,既分开、又联系、并有明确职能分工的“多中心”城市群。

    作者:张湘辉[转载]调整文昌位 轻松应考试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三 十一月 21, 2018 12:34 am